首页 > 指导性案例

理性诉讼,合理维权

2015-08-18 10:24:50

         近日瑞丽法院审结了一起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该案从立案到结案,共耗时一年半,但为何一起案情并不复杂的侵权类案件,会耗费如此长时间才结案?是诉讼效率低下,还是另有原因?

    该案件受理后,案件承办人组织双方进行庭前调解,因调解方案差异过大,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在调解过程中,原告的亲属无法控制情绪,用语偏激,虽经法官极力阻止,但调解气氛依然不和谐。第一次开庭时,原告的代理律师当庭要求出示在其举证目录中并未出现的新证据,考虑到原告方主张该证据与案情事实有紧密联系,合议庭同意了原告请求并当庭口头训诫,但因该证据系多段录音,原告无法当庭提交完整录音,只能择期进行二次开庭。
    第二次开庭,原告的亲属作为公民代理人出席庭审,其非常在意原告的权益是否得到全面、充足的保护,碍于其本身法律知识有限及错误的生活经验,其无法控制情绪,频频出语刺激对方当事人并与旁听人员争吵,并质疑合议庭阻止其行为的正当性,庭审推进缓慢。庭审中,合议庭通过询问双方当事人,发现行政部门可能保存双方没有提及的关键性证据,该证据对事实认定有重要作用,被告亦提出调查取证申请。经合议庭评议后同意调查取证申请。同时,考虑到被告没有代理人,其本人法律知识欠缺的实际,对其明显超出举证期限提起的调查取证申请予以口头训诫。
    第三次开庭,原告方提出其自行进行的伤残鉴定没有完整包含其实际伤情,要求启动重新伤残等级鉴定。合议庭严肃批评原告代理人履职不认真的行为,但因原告提交的伤残鉴定确实存在不全面的情况,只能启动重新鉴定。原告身处外省,其申请由所在省有资质的鉴定机构进行,合议庭从“以人为本”理念出发,同意了该申请。因机构选择、材料送达及沟通多有不便,且在鉴定过程中出现原告再行提交新证据、向鉴定机构提交了未经质证的证据材料等问题,导致鉴定时间长达一年。鉴定机构出具鉴定意见后瑞丽法院进行了最后一次开庭后,该案才得以结案。
    为何本案程序如此冗长,主要原因是当事人进行诉讼时不够理智、采取了错误的诉讼策略造成的:一是不遵守举证时限的规定,任意提出新证据,法院虽同意其提出新证据,但诉讼效率却因此受到影响,本可以只进行一次庭审,却被拖拉成了三、四次庭审。二是证据准备不充分,在案件进行第三次庭审时原告才提出要进行重新鉴定,如果代理人对证据工作能更认真、负责,就不至于出现漫长的重新鉴定。三是公民代理人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陷入盲目的对立状态:凡是对方当事人所讲的一律是错的,都要反对;凡是法官制止己方发言,都认为是在偏袒对方,都要强烈抗议。激动的代理人除了高声抗议宣泄自己的情绪外,对双方间争议的解决并没有起到推动作用,反而激发对方当事人的对立情绪,在诉讼中处于消极、被动状态,不利于争议的及时解决,使得法官很大部分精力都用于控制双方情绪,释明双方争议的程序细节上,推动庭审进程异常吃力和缓慢。
    如何理性的进行诉讼,法院建议当事人在进行诉讼活动时,一方面应尽量聘请专业、负责的代理人,一个具备专业知识及认真态度的代理人在程序和实体上会给予当事人极大的帮助;另一方面要了解必要的程序知识,诉讼专业化与普通民众知识间的矛盾是不争的事实,诉讼当事人了解程序知识是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必要准备;最后要保持平稳心态,在诉讼时做好心理建设明确时间成本必不可少,积极配合法院做好程序性工作,如有不清楚的地方应主动询问,对法官释明不要报有敌视心态,在诉讼过程中当事人每一句漫骂都可能影响到案件的效率。